雲南普洱的脫貧實踐:用科技向綠水青山要“金山銀山”

  • 时间:
  • 浏览:6

  中新網普洱6月4日電 (葉娟 保旭 胡遠航)一面是中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世界茶源”、“中國咖啡之都”;一面是“邊”、“少”、“窮”……正在建設首個國傢綠色經濟試驗示范區的雲南省普洱市  ,嘗試破解的素質提升、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三統籌”脫貧難題  ,大概是中國脫貧攻堅戰中最需要智取的“硬骨頭”  。當地也正試圖借助科技的力量  ,撬起“綠水青山=金山銀山”的天平  。

  從不停歇的脫貧腳步

  位於雲南省西南部的普洱市 ,是北回歸線上最大的綠洲、中國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之一 。境內分佈著16個自然保護區 ,生長著5600多種高等植物、1500多種動物  ,森林覆蓋率達68.83%  ,素有“天然氧吧”“綠海明珠”“林中之城”的美譽  ,也被稱為“世界茶源、中國茶城、普洱茶都”和“中國咖啡之都”  。

  2013年6月  ,中國國傢發改委正式批準普洱建設首個國傢綠色經濟試驗示范區  ,並給予17條支持政策 ,為中國綠色經濟發展探路 。

  但與此同時  ,普洱市也面臨大面積的深度貧困及貧情特殊等問題:全市10個縣(區)均為滇西邊境片區縣  ,其中9個縣為貧困縣;截至目前  ,該市仍有貧困人口26.72萬人 ,占雲南全省貧困人口的約8%;其中  ,深度貧困人口達18.07萬人  ,占全市貧困人口的近七成;20.62萬少數民族貧困人口、10.94萬“直過民族”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  ,更是“硬骨頭”中的“硬骨頭”  。

  不過  ,如果把普洱放到百年的歷史坐標下 ,會發現——從新中國成立以來的政策關懷  ,到改革開放後的加快基礎設施建設  ,再到如今的精準扶貧 ,普洱的脫貧腳步從未停歇  ,當地人的生活發生瞭翻天覆地的變化 。

  以當地拉祜族為例  ,作為從原始社會直接邁入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  ,他們直到上世紀50年代才走出密林 ,擺脫食不果腹、衣不遮體的叢林生活  。如今 ,他們大多已掌握基本的農耕技術  ,住上磚瓦安居房  。不少人還開始外出務工 ,有瞭自己的產業  。

  但千年一瞬的巨變下 ,“直過民族”的發展仍在路上  。

  “普洱市人均受教育年限僅為7.1年 。部分少數民族村寨  ,直到如今都還有不少文盲  ,相當一部分人不會說甚至聽不懂普通話  ,見到生人就很膽怯  ,也不敢嘗試新事物 。因為遊耕慣瞭  ,也缺乏田間管理的概念 。”中共普洱市委書記衛星直言  ,“直過民族”脫貧  ,並非一蹴而就  ,還得久久為功 ,長期不懈地紮實推進 。

  拉祜山寨的“科技奇遇”

  2015年  ,全國打響脫貧攻堅戰  ,普洱市瞄準“基礎設施短板”“產業發展短板”“思想意識短板”“民生領域短板”等關鍵問題  ,在精準扶貧、產業扶貧、保障性扶貧、提高內生動力、整合工作力量、抓好作風建設上下功夫 ,變“單純輸血”為“全面造血” ,變“大水漫灌”為“精準滴灌”  。

  同時 ,作為中國首塊“綠色經濟試驗示范田” ,普洱也試圖立足自身實際  ,探索一條“綠色+科技”的精準脫貧路 。

  5月的中緬邊境  ,雨水和陽光一樣充沛  。全國唯一拉祜族自治縣——瀾滄縣竹塘鄉的思茅松林裡  ,一壟壟有機三七正在松針層的呵護下  ,茁壯成長  。為防止過多雨水影響三七生長  ,拉祜族村民們正在中國工程院專傢的帶領下 ,搭建“人”字型雨棚  。

  “這是仿野生的林下三七 ,控水、施肥和防蟲 ,全用綠色有機的方式實現 。每公斤預計至少可以賣到1000-2000元  。除瞭三七 ,我們這裡還有上過‘全國兩會’的明星馬鈴薯  !”來自大塘子村的拉祜族姑娘李娜努自豪地介紹 。她說 ,“你能想到三年前 ,我們都還隻會撒把苞谷種子靠天吃飯嗎  ?”

  連李娜努都覺得恍惚的變化  ,出現在2016年後 。2015年  ,中國工程院與瀾滄縣結對幫扶  。隨後  ,該院在竹塘鄉蒿枝壩設立“院士專傢扶貧工作站” 。以朱有勇為代表的眾多院士專傢  ,將前沿的科技帶到這裡 ,讓包括蒿枝壩、大塘子在內的眾多拉祜山寨  ,發生許多有趣的故事和變化——

  村裡種出其他地區很少能種出、畝產數千公斤的冬季馬鈴薯 ,成為“全國兩會”上的明星農產品;思茅松人工林下原生態有機種植將三七放歸山林  ,預計每畝比以前增收5-15萬元  ,實現不砍樹也能脫貧致富……科技的力量 ,正把綠水青山變成真正的“金山銀山”  ,也改變村民的思想 。

  “隻有依靠知識和技能  ,才能從根本上擺脫貧困  。”李娜努已經參加3期“院士指導班” ,除瞭種植冬季馬鈴薯  ,她還和丈夫一起試種2畝林下三七  。她說  ,“特別驕傲成為院士的學生 ,也無比喜歡這種每天都能學到新東西的感覺”  。

  用科技向綠水青山要“金山銀山”

  事實上  ,竹塘鄉拉祜村寨的變化  ,隻是當地科技扶貧的一個縮影  。

  中共瀾滄縣委副書記馮俞竣介紹  ,該縣在綜合考慮自然資源、區位條件、勞動者素質、市場等因素的基礎上  ,通過強化科技引領 ,打造茶葉、咖啡、核桃、冬季馬鈴薯、林下有機三七等一系列綠色產業  ,改變過去的局面  。三年來  ,該縣貧困人口從16.67萬人減少到12.04萬人  ,貧困發生率從41.17%下降到29.33%  。其中 ,2017年實現3個貧困鄉退出 ,16個貧困村出列  ,減貧2.43萬人  。

  “昔日  ,我們守著綠水青山過窮日子  。如今  ,科技的力量正讓綠水青山變為‘金山銀山’  。”馮俞竣感慨  。

  更讓他欣慰的是  ,科技的力量 ,讓當地民眾的思想觀念發生瞭從“看熱鬧”到“緊相隨”的轉變  。如今 ,大傢學科技、用科技的意識普遍增強 。預計到2020年 ,科技扶貧將帶動瀾滄縣以“直過民族”為主的2.8萬戶以上貧困戶、9萬以上貧困人口脫貧 。

  中共普洱市委副書記陸平在瀾滄調研科技扶貧工作後曾表示  ,要牢牢抓住科技創新發展這個要務  ,加大科技扶貧力度  ,讓貧困民眾通過科技手段早日脫貧、穩定脫貧 ,努力打造邊疆民族地區科技扶貧的示范樣板  。

  “當最前沿的科技  ,與邊境、貧困、‘直過民族’及優良的資源稟賦等元素相碰撞  ,就會悄然引發一場深刻的變革  。”在衛星看來  ,科技扶貧最能有效提升扶貧含金量  。不僅能實現科學價值在扶貧領域的轉化  ,讓當地民眾感受到科技的力量和現代文明的曙光  ,還在最大范圍內實現生態保護和開發的統一  。

  衛星說  ,山清水秀、天藍景美的普洱  ,想要在素質性貧困、條件性貧困、結構性貧困和產業發展落後並存的情況下“彎道超車”  ,推動高質量發展 ,就急需借助高科技的有力支撐  ,更高質量地發揮綠水青山的效應  。

  據悉 ,近年來  ,普洱市堅持把發展作為解決民族地區各種問題的總鑰匙  ,以國傢綠色經濟試驗示范區建設為總平臺 ,深入實施“生態立市、綠色發展”戰略  ,形成特色生物產業、清潔能源、現代林產業、休閑度假養生四大產業基地  ,加特色農業、綠色工業、現代服務業、智能產業四大新型產業的“4+4”產業集群;並把科技扶貧作為精準扶貧的重頭戲  ,聘請29名院士為政府科技顧問  ,建立11個院士工作站、6個專傢工作站 ,相繼實施冬季馬鈴薯、林下三七、冬早蔬菜等一大批科技扶貧“試驗田”項目  ,收獲百姓富和生態美“兩個成果”  。

  統計數據顯示  ,2017年 ,普洱全市GDP實現624.6億元  ,增長10.5% ,分別高於全國、雲南省3.6、1.0個百分點;全市實現15個貧困鄉鎮、128個貧困村出列  ,凈脫貧9.12萬人 。

  “脫貧攻堅  ,是從歷史中走來的決戰 ,隻有以創造歷史的堅毅才能攻堅  ,隻有以繼承歷史的奉獻才能打贏  。”衛星表示  ,普洱作為邊疆、民族、山區、貧困地區  ,探索走出一條科技扶貧的路子  ,具有深遠的政治意義、歷史意義、現實意義和國際影響  。脫貧的目的 ,也並非實現收入的簡單變化 ,可持續的發展才是方向  ,精氣神才是最大的財富  。

  下一步  ,普洱市還將總結推廣瀾滄科技扶貧的經驗 ,立足全市山區面積占98.3%的實際 ,讓科技支撐產業  ,推動普洱綠色發展;同時鞏固成就  ,加大教育扶貧與產業扶貧力度  ,絕不讓一個少數民族掉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