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反競業限制授課 離職講師被判賠56萬餘元

  • 时间:
  • 浏览:31

  正義網北京4月18日電(見習記者 郭璐璐)競業限制糾紛的處理問題一直很受勞動者和用人單位關註 。18日,記者從北京市昌平區人民法院獲悉,因違反競業限制協議授課,某教育公司離職講師韓某被判賠56萬餘元  。

  針對競業協議的簽署問題,昌平法院民二庭法官高琳琳提示,勞動者應謹慎簽署競業限制協議,簽訂後要本著誠實信用的原則,嚴格按照約定遵守競業限制義務  。如果違反競業限制義務,則應該按照競業限制協議的約定承擔相應責任  。“勞動者依約履行競業限制義務時,可以要求用人單位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以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她說  。

  原為某教育科技公司(以下簡稱為教育公司)PHP講師的韓某,與教育公司簽署瞭《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  。雙方在協議書中約定,勞動者韓某在離職後兩年內不得受聘於與本公司同類或類似行業的企業及其關聯方,包括正式聘用或以其他方式提供勞務、咨詢等服務,教育公司按月向其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 。同時,協議對違約賠償進行約定,即如果韓某違反相應義務,除退還已取得的補償金外,還應一次性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100萬元,同時賠償由此給用人單位造成的其他損失  。

  韓某從教育公司離職後,教育公司按月支付其競業限制補償金  。競業限制期間,韓某開始在另一教育公司講授相關培訓課程,對此教育公司進行瞭公證取證  。後教育公司將韓某訴至法院,要求其繼續履行《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並支付違約金100萬元、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7.2萬餘元  。

  “我簽署協議書完全是公司故意設計的,協議書的內容對我顯失公平,要求撤銷協議書 。”韓某在庭審中辯稱,自己是在公司股權激勵計劃說明會上簽訂的《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當時自己以為簽訂的是股權分配協議  。

  同時,韓某否認自己受聘於同類教育公司,稱並非正式上課,僅是基於朋友關系到前去幫忙而已,他說:“我是否受聘於其他傢教育公司,應該由勞動合同、工資支付記錄和社保繳納記錄等來證明”  。

  昌平法院認為,韓某作為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的自然人,其與教育公司簽訂《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時未對協議內容提出異議  。離職後,教育公司按月向其支付經濟補償金時,韓某未提出異議  。此外,韓某亦未提交充分證據證明《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的內容顯失公平或其簽訂《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時存在欺詐和脅迫的情況  。

  昌平法院審理查明,兩教育公司經營范圍中均有計算機技能培訓等內容,公證書顯示韓某在另一教育公司教學,而韓某也認可其在另一教育公司傳授學習和就業的經驗 。故法院認定韓某違反瞭雙方約定的競業限制義務  。

  勞動合同法明確規定,勞動者違反競業限制約定的,應當按照約定向用人單位支付違約金  。競業限制的人員限於用人單位的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  。競業限制的范圍、地域、期限由用人單位與勞動者約定,競業限制的約定不得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 。

  “因韓某存在違反競業限制義務的行為,教育公司要求韓某支付競業限制違約金及相關損失、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的請求並無不當  。”據此,昌平法院判決韓某繼續履行《保密與競業限制協議書》,並向教育公司支付違約金、返還競業限制補償金共計56.6萬餘元  。

  “在勞動爭議案件中,勞資雙方存在不誠信行為的特點突出  。”昌平法院民二庭庭長段連俊舉例說,有的用人單位存在不與勞動者簽訂勞動合同、簽訂合同後僅由公司留存、讓勞動者簽署空白合同、偽造或者篡改勞動合同、不繳納社會保險、不兌現加薪承諾以及不支付加班費用等不誠信行為  。有的勞動者存在侵占用人單位或者客戶的財產、故意不簽署勞動合同牟取二倍工資差額、提供虛假的學歷技能證書、泄露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以及違反從事競業限制等不誠信行為 。

  據段連俊介紹,自2016年1月1日至2018年4月10日,昌平法院共審理勞動爭議案件1962件  。其中,涉及不誠信案件或當事人不誠信行為的近400件,約占勞動爭議糾紛案件數量的兩成  。他提示說,這些不誠信行為會給勞動關系的履行埋下隱患,也容易引發勞動爭議糾紛  。

原標題:違反競業限制授課 離職講師被判賠56萬餘元